当前位置:首页 >> 精选 2011.06.28 星期二

或许他只想当个江边老人

  □陈文茜
  中国绘画史上巅峰之作《富春山居图》前八分之一《剩山图》与后八分之七《无用师卷》,相隔360年后,从6月1日起在台北合璧展出。
  展期仅维持两个月。7月底这幅稀有国宝将再度劳燕分飞:《剩山图》回浙江博物馆,《无用师卷》留存台北故宫库房。
  《富春山居图》静悄悄在元代无人知晓的画家手中完成,随时间更迭名气越来越大。惊心动魄的朝代一个个灭了,700年后,千年名作先是断裂,终此聚首。这幅画的故事注定完不了。它在东方画作史、甚至世界绘画史上,拥有崇高的地位。作者黄公望八十高龄,才提笔绘写富春江叠峰山峦四季变化的长卷大作。与西方天才梵高不同,黄公望70岁前从未想当画家。40岁之前,他的人生追求是身份地位,通过科举做官。
  黄公望一度在杭州府当收田粮赋税的小官,后被长官牵连下狱,牢坐了十年,贪腐的罪名也不如苏东坡那样令人同情。50岁出狱后他成了道士,隐居30多年,日日摆摊,占卜为生。
  正是这样的人生历程,使《富春山居图》跳出了中国山水画作的框架:近山线条洗练,远山淡墨渲染。7米长卷画尽老庄道学的哲理:山势或天长地久,江水或随意率性,几只鸭游水间,笔触有若简单的“乙”字横扫而过,樵夫、钓客流连江边。
  历经人生浮沉起落,黄公望对世间沧桑既无爱恨,也无执著。因此《富春山居图》成了一本绘图式的哲学之理,江水几湾,雷雨滂沱,树石迎风,一切无痕,饱含了人生哲理,在东方世界无人可超越。
  为完成此作,黄公望在富春江边待了五六年。他将画赠与师弟“无用”(他自称“大痴”),并于1350年在落款题跋中预言:此画未来命运将是“巧取豪夺”。
  无用师弟死后,其后人将之变卖。《富春山居图》在明代名气登峰造极,被尊为元代山水美学之首,与《兰亭序》并列国之二宝,也开启了世界绘画史上少见的坎坷收藏传奇。
  明代成化年间,大画家沈周曾短暂收藏此画,后被骗走;万历年间归大书画家董其昌收藏。董其昌因生活困难,将画典当给富人吴达可。
  吴家传至第三代,碰到了爱此如痴的吴问卿。1650年他临终前,竟要求将画“火殉”。长卷被丢入熊熊大火,幸好吴一合眼,识货的侄子急忙从火中抢救出来,但巨作已一烧两断。那一年是庚寅年。
  两幅画隔年卖入民间,从此360年未再聚首;直至去年(也是庚寅年)最终拍板:浙江博物馆所藏《剩山图》无条件与台北故宫《无用师卷》合璧。
  流离700年后,重聚两月又告分离。黄公望在乎吗?我仿佛听闻远山传来一道士的笑声;水粼粼,夜冥冥,富春江水此刻是幽情,是恋情,是悲情,也是天才的奇情。
摘自《外滩画报》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