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文艺 2012.04.12 星期四
两个“老男孩”结集《寻找无忧国》

史上最愤青的兔子产自济南

  女报记者 张婵娟
书名:《寻找无忧国》作者:图/李志勇
  文/杨明远出版社:山东画报出版社
  一只瘦弱的兔子,被钉在飞镖盘上,被木偶绳牵着,被困在栅栏里高喊“活着”……这只看来充满烦恼的兔子却有个名,叫“忘忧兔”。
  创作忘忧兔的是两个年轻人――― 李志勇、杨明远。当有人如此介绍时,两人会稍显尴尬。的确,和其他红遍网络的兔子创作者大多是80后、90后相比,生于70年代的他们,年轻、新锐已不再是标签。
  诞生于2004年的忘忧兔,不同于搞笑耍宝的兔斯基,不同于极端大胆的自杀兔,也不同于几米的兔子温馨浪漫。在创作者看来,忘忧兔是一只“有思想、有哲理性的兔子”。它来自真实草根社会,体验过年轻人都曾体验过的迷茫、不适,它的经历是每个70后80初的人的故事。
  跟兔斯基等兔子的迅速走红不同,忘忧兔命运多舛。数次结集都因各种原因不了了之,直到今年年初,才最终集结成《寻找无忧国》一书,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
  七年,忘忧兔由原来的“愤世嫉俗的毛头小子”,变成一个隐忍、宽容,踏实的中青年兔子。而这七年的创作也贯穿了李志勇、杨明远从青春走向成熟的整个历程。虽然历经坎坷,但理想依存。
  正如这对“老男孩”所说:人生是个循环。如果有足够智慧,将在平凡生活中找到自己的无忧国。
  史上最愤青的兔子
2004年9月,从山东工艺美院毕业三年多的李志勇觉得生活充满窘境。现实的生活与当初在大学时的设想完全不同。擅长漫画的他随手画了几张兔子漫画,这就是忘忧兔的原型。李志勇把它定义成“像阿Q一样的小人物”。这个像阿Q的兔子,常常遭遇不公,总带着迷失、绝望和对城市生活的拒绝,是个“性格叛逆的毛头小子”。
  这是二十六岁的李志勇的写照。来自枣庄农村的他,毕业后找了份广告公司的工作,收入不高,前景不明,内心压抑,与几个朋友合租一室,越来越发现现实的残酷。在城市里一直有种被寄养的感觉。
  画了两个月后,在一次聚会上,李志勇碰到了广告人杨明远。两人聊起忘忧兔后,一拍即合,当即决定合作。李志勇画,杨明远配文。
  谈及当初的一见如故,杨明远觉得是因为忘忧兔表达了自己当时的心境。1975年出生的杨明远是地地道道的济南人,曾在电视台、银行任职,开过网吧、快餐店,也开过公司,都未获得成功。有着文学梦想和强烈事业心的他,觉得人生受困,出路无着。虽然是土著,却感到自己与济南的城市性格格格不入。忘忧兔的出现,让富有创意的杨明远看到了一种“突破。”
  合作后,在一些网友的建议下,两人把原本黑白的作品上了颜色,漫画的风格也渐渐阳光起来。他们把忘忧兔的主题确定为“活着”。“活着,在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呐喊,也不是来自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余华的话得到了草根愤青李志勇、杨明远极大的共鸣。而忘忧兔也被网友称为“最愤青的兔子”。
治愈系心灵绘本出版
  两人的合作之路并不顺利。与兔斯基的团队化运作,中国式自杀兔的抢镜相比,走哲思路线的忘忧兔,一直处于叫好不叫座的状态。
  事实上,7年来,忘忧兔也获得了不少奖项:“全国第3届金龙奖最佳绘本漫画提名奖”,“全国首届插画艺术大展优秀奖”,“《读者欣赏》首届绘本创作大赛优秀奖”,“全国第8届金龙奖绘本漫画入围奖”,“2011年入选《新榜网》动漫十大兔子排行榜第九位”,入选“山东省第2届漫画大展”、“鲁浙漫画联展”等。先锋漫画代表人物夏大川曾给予“不可多得的有意思的绘本”的评价。
  曾有过几家公司找到李志勇、杨明远,跟他们谈合作出版,但最后因为种种原因不了了之。毕竟,现在的漫画作者层出不穷。而漫画的主要消费人群集中在80后、90后这个年龄阶段。走现实风格的忘忧兔并不占优势。
  七年中,他们也曾中断创作。但只要出现一线希望,两人依旧满怀热忱。
  “我们就像两个‘老男孩’,理想不死,它有时只是睡着了,一阵风吹来,就苏醒。”杨明远说。
  2011年底,山东画报出版社的编辑韩猛看到了忘忧兔,觉得有出版的潜力。经过商量后,决定定位为治愈系心灵绘本。杨明远16次易稿,李志勇白天忙工作照顾生孩子的媳妇儿,晚上熬夜赶画。
  今年年初,治愈系心灵绘本《寻找无忧国》终于出版。
70后80初的人生故事
《寻找无忧国》中,忘忧兔经历了一个30岁左右的年轻人所走过的路。初入社会的不适,寂寞彷徨的迷局,对自我的怀疑,但依旧满怀希望坚持奋斗。在理想落空受挫后,终于发现,“生活可能只是一种心态。”
  7年过去了,当年的愤青已经结婚生子,工作走上轨道,生活渐渐稳定。出书策划时,大家将该书定位为治愈系心灵读本,最初设定让忘忧兔经历“忧”、“忘忧”、“无忧”三个阶段,最后达到一个美好的回归。但在改编过程中,杨明远始终觉得“太假”,“没有真实反映生活”。
  一个朋友的QQ签名让内容发生了戏剧性改变。“要怎样才能安心收起翅膀”,李志勇和杨明远觉得,这句话所传达的对人生的看法才是他们想要的。于是,在书中,一个大大的翅膀贯穿全篇。忘忧兔最后的结局不过是“赢得了大家看起来差不多的幸福生活。”《寻找无忧国》一书的责任编辑山东画报出版社的韩猛在后记中写道:这是一个心灵故事,坚守梦想和信念的人如何战胜忧伤颓废,如何与世界讲和的故事。
  李志勇说,这是一个关于自我救赎的故事。
  更多的读者说,这是一个关于70后80初一代人的故事。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