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主角 2015.06.18 星期四

贺国栋:我的儿子靠“放养”



  

  14岁的儿子个头已超过父亲一截。图片由受访者提供女报记者 薛冬
  在育儿理念上,贺国栋是个典型的“猫爸”:他主张对孩子采取个性化教育,家长要宽容,善于与其沟通,多给他们自由权。但“猫爸”也有“虎妈”的影子,他曾对儿子贺可寒说,“放养”的前提是遵循“游戏规则”,比如能分清轻重缓急,如果学习自觉了,可以给你更多自主空间。”
儿子玩游戏时他最开心
  贺国栋的儿子贺可寒今年14岁,在燕山中学读初中二年级,成绩名列前茅。由于夫妻俩都是上班族,他们没有太多时间看管孩子,“二年级的时候我们让他独立坐公交上学,可寒回家还打电话给爷爷奶奶哭诉,嫌我们不管他。”贺国栋笑着说,“放养”儿子是他自小起就树立的观念。
  可寒年龄渐渐大了,也迷上了网络游戏。贺国栋深知儿子处于青春叛逆期,如果过分制止势必适得其反,于是他给儿子设了个规定:每天只能玩半小时,但如果今天不玩,时间将自动累计至周末。于是每个周末,可寒就有了“难得”的三个半小时的“英雄联盟”时间。
  “听着他在房间里边咋呼边玩儿,我也觉得挺舒坦。”贺国栋说,那不仅是儿子最放松的时间,也是他觉得跟儿子“零距离”的时段。谈及这样认为的原因,贺国栋称在儿子成长中双方也有过误会和矛盾,有些儿子的兴趣爱好没法实现,因此他觉得儿子开心,他也开心。
“暂时领先”没那么重要
  有家长认为,如今条件好了,应该让孩子争取更好的前途,因此辅导班、兴趣班,一股脑地压在孩子身上。贺国栋不这么认为,“暂时的领先,意味着每天大量的重复做题,意味着大量课余时间奔波在来回补习班的路上,意味着没有了多数大人眼里看来无意义的发呆、踢球、嬉戏的时间。”贺国栋问过自己,这种付出真的值得吗?他否定了。
  在“放养”中,贺可寒一直保持着名列前茅的成绩,这让贺国栋感到欣慰,但他也会让儿子选择兴趣点。“电子琴不喜欢就不弹了,孩子曾经连续好几年跟着黑虎泉边上一位姓魏的师傅学毛笔字,拿着一个水桶和毛笔在地上写。”他说,这全部基于孩子的个人兴趣。
  孩子大了就有独立意识,贺国栋深知这一点,可寒上初中后与家长的交流变少了,更爱跟小伙伴们交流,也更愿意自己出去打球。起初贺国栋很失落,他觉得儿子远离了自己,但后来想明白了,这是儿子更加独立的开始。
在关键点上为儿子把关
  在贺国栋看来,孩子在不同的成长阶段,对其教育也应不同。“很多家长对孩子太过于关心,甚至替孩子做决断。”他说,自己出生在军人家庭,父亲转业后到了一家国企,从小父亲便对他的未来有了要求:大学要入党、毕业后进国企。
  年轻时,贺国栋对于父亲的安排有些抗拒,当他成为父亲后才明白父母的良苦用心。因此,如今他对儿子的教育有了更多理念的认识,“每代人有每代人的特点、有每代人的选择,家庭最终目的是让孩子具备独立生活和生存的能力。”他说,作为父亲除了给孩子提供宽松的生活、学习环境,还必须时刻关注孩子,在关键点上予以引导、点拨。遇到该坚持的问题,“猫爸”也绝不退让。
  出境猫爸:
  贺国栋 70后 从事机械类工作
  宝贝:贺可寒
  育儿心得:
  1.培养孩子独立健康的人格。
  2.父亲不是拐棍,而是陪伴孩子一起成长的领路人。
  3.“狼爸”的教育模式会造成双方焦虑,不可取。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