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2016.04.08 星期五

电竞是碗青春饭26岁就算“老人”




  

女报见习记者 邵琦
  刘毅超(左一)、章雨晨(中)作为山东队队员前往深圳参加全国电竞公开赛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电子竞技已经成为现在年轻人接受程度最好的“运动”,电子竞技在国内迅速发展,多少梦想成为职业电竞选手的少年,都在业余时间通过网络观看自己偶像电竞选手的比赛视频,想象着未来的某一
  天成为另一个世界冠军,在济
  南有着这种梦的年轻人
  也不在少数。落 后济南尚无知名俱乐部
  山大中心校区附近的一家大型网吧门前,矗立着一幅巨大的“英雄联盟高校联赛”广告,这个网吧是济南赛区的赛点之一。“我们每年都会承办很多个电子竞技比赛,几乎每个月都会有一两场比赛。”网吧工作人员孙女士告诉记者,现在的比赛大多由游戏厂商投资举办,电子竞技的主要人群还是大学生,而大学生大多又都在网吧进行组队游戏,所以很多厂商都会选择一些比较大的网吧进行地区选拔赛。
  孙女士说,现在很多职业电竞俱乐部都通过业余联赛来物色新队员,但因为大部分职业战队的基地都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所以济南的选手要想进入这些俱乐部的视野,只有赢得省内的比赛来获得参加全国比赛的资格,才能去全国性的比赛表现自己。“一般山东范围的电竞决赛都在济南举行,但是几十所大学、几百个参赛队伍、上千名参赛选手,最后能去专业电竞俱乐部的凤毛麟角。”阻 力 最头疼家人不理解
  刘毅超的大学生涯是在济南度过的。如今,已经毕业的他回到了家乡泰安,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记者见到他时,看起来有些内向的他正送走一个客户,当谈起电子竞技,刘毅超的话匣
  子就一下子打开了。“最辉煌的时候
  就是我作为山东省电子竞技代表队
  队长,去深圳参加中国电子竞技大
  赛。”他说,2010年的时候他还在上
  大三,当时正是DOTA风靡全国的
  时候,当时的他已经通过在省内业
  余联赛上的优秀表现崭露头角,在
  山东电竞协会的组织下,他带领
  着另外四位队友在全国电竞大赛中进入了前十。
  “当时很多网吧举办电子竞技联赛,大部分比赛都在济南举行,我就和我的队友一起参加。”刘毅超告诉记者,随着在业余比赛中屡屡夺冠,刘毅超和他的EGS战队开始被人们认识。“那个时候真的认为自己可以成为一名专业的电竞选手,和平时自己崇拜的专业选手一较高下。”他说,跟其他运动一样,天赋和训练都是必不可少的,为了能够在比赛中获得更好的成绩,他常常整天整天的坐在电脑前与其他电竞选手切磋、交流。
  从那以后,刘毅超的学业进入了关键时期,论文、考试让他无法将全部精力投入到电子竞技上去。“那时候我也跟家里商量过,想全身心地投入到电子竞技上面去,跟父母说了很多成功选手的情况,可父母思想比较传统,觉得打游戏哪是什么正经事,坚决不允许我走向电子竞技这条路。”他说,再后来他就正常的毕业、工作,现在已经很少玩游戏了,“不过如果我能够晚生两年,今年毕业跟我父母说我要去做职业电竞选手,没准我父母就同意了。”刘毅超说,随着电子竞技行业发展愈发成熟,在父母心中的形象也在慢慢改变,可能这也会让很多像他当年一样有天赋的少年,更从容地走上电子竞技这条道路。

出 路
   七成人退役后转型做主播
  章雨晨也是当时EGS战队的一员,如今他用“章鱼晨”的名字在熊猫TV继续直播着自己的“游戏人生”。他说,像他一样从电竞方面转型成为游戏主播的
  人还有很多,“有70%左右的专
  业电竞选手在退役后都走向了
  主播这条路”。
  章雨晨在2011年获得WCG济南站冠军时,有很多职业俱乐部找上了他,想邀请他加入,但他都拒绝了。“因为那个时候电竞行业还很混乱,走上职业电竞就代表着要一条路走下去,没有回头路。”章雨晨说,2011年还没有这么多直播平台,二线选手工资只有几千元,况且职业电竞选手的运动寿命比其他专业运动员短得多。
  “一般职业电竞选手26岁以上就算大的了,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对游戏的激情和精力也慢慢下降,而且需要顾忌的也越来越多,所以现在很多电竞选手都走上了主播的道路。”章雨晨说,做电竞其实很辛苦,大部分的青春都在与鼠标键盘打交道,如今通过市场的慢慢成熟,电竞选手在退役后也可以获得可观的收益,在章雨晨看来这可以吸引很多有潜力的年轻人,“如果我毕业时电竞市场是现在的样子,我肯定会毅然决然的成为一名职业的电竞选手。”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