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2018.02.09 星期五

周恩来的三顿“年夜饭”



  

周总理在春节晚会上与大家同唱《南泥湾》
  周恩来生活很俭朴,但他却是世人皆知的美食家。据在周恩来身边做菜多年的老厨师王诗书、桂焕云回忆,总理喜欢吃烩干丝、红烧百叶结、红烧狮子头等。“文革”爆发前,每逢过年,周恩来和邓颖超都要请工作人员一道吃顿“团圆饭”。这时,周恩来和邓颖超亲自下厨,做几样拿手菜,而总理最拿手、每次下厨必做的一道菜,就是红烧狮子头。1958年“大跃进”之后的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总理坚持不吃肉、蛋、鱼类食品,狮子头便再也上不了他的餐桌,直到1965年国民经济完全好转。
1958年朝鲜凭吊毛岸英
  1958年2月14日,周恩来总理第一次正式率团访问朝鲜。周恩来此行肩负着重大的使命,他要会见朝鲜的最高领导人金日成,商谈中国人民志愿军撤出朝鲜的问题。
  那一年的2月17日是大年三十,周总理一行前去凭吊桧仓陵园,桧仓陵园在朝鲜平壤以东100公里外,是一座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的陵园。包括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在内的134名志愿军烈士长眠于此。那天天降大雪,同行的有陈毅元帅与粟裕大将。周恩来走到毛岸英烈士墓前时,静默良久,右臂有伤的他用左手抚摸着毛岸英的墓碑,哽咽无语。“岸英的牺牲,对党,尤其对主席,都是一个无法挽回的损失。”周恩来对陈毅元帅说。
  2月18日正值春节大年初一,周总理与金日成叫上了随行的陈毅等相聚,在融洽的气氛中一起过了春节,席间还喝了不少中国的茅台酒,吃了朝鲜过节的打糕、八宝饭和珍贵的“野鸡年糕汤”。就是在那次春节酒宴上,双方达成一致,中国人民志愿军全部撤出朝鲜。
  2月19日大年初二,这一天上午,周总理和金日成分别代表本国政府签署了联合声明,正式宣布中国人民志愿军10月全部撤出朝鲜。
1960年搞联欢唱歌扭秧歌
  1960年的春节,周总理和邓颖超、李先念、陈毅、王震等一起来到首都剧场的三楼宴会厅和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演职员们一起过年。
  那天,剧院做了最大的努力,也只准备了一些茶水、糖果和职工自己蘸的冰糖葫芦,端了上来请来宾们品尝。陈毅副总理吃了一口便问:“你们是从哪里搞到这样好吃的东西啊?”剧院的演员们解释说,这是有关部门为剧场特批的白糖和红果,做好以后在演出休息时卖给观众吃,每一张戏票只能够买两串冰糖葫芦。陈毅听了哈哈大笑:“我晓得了,观众是为了吃到冰糖葫芦才来看戏的!”大家都跟着笑了起来。然而,周总理却没有笑,他看了看大家轻声说:“这是说明粮食不够吃,肚子里空,群众饿啊!”一句话说得大家都停止了笑。
  那时正处在三年经济困难时期,总理从家里带来了一些酒和花生米分别摆在休息室的桌子上,面对这些当时很珍贵的食品大家连动也没有动。周总理发现后,一再说:“来,来,大家都吃一点儿嘛。”可是,仍然没有人肯吃。后来,一个青年女演员鼓足勇气伸手抓了一小把花生米,坐在旁边的一位老演员赶快用胳膊碰碰年轻人,青年演员顿时涨红了脸,觉得窘迫得很,急忙把花生米又送回盘子里。女演员的手被周总理的手一下子给挡住了。周总理说:“年轻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多吃一些嘛,花生米就是留下来让大家吃的。”
  晚会开始后,周总理和邓颖超跳起了第一个“慢三步”舞。跳了一轮舞以后,周总理挥起手说:“你们请小超大姐来一个节目嘛!”有人问:“有吗?”周总理答:“她有!她有!”在人们连续的掌声中,邓颖超有些不好意思地站了起来,说:“好吧,我会唱京戏《武家坡》。可谁和我配唱呢?”演员狄辛马上走到前面说:“我可以配唱。”紧接着,在演员朱旭的胡琴伴奏下,邓颖超唱老生薛平贵,狄辛唱青衣王宝钏,戏便“开锣”了。京戏唱完以后,邓颖超没有坐下,紧跟着说:“我来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的老伴儿周恩来会唱《洪湖水浪打浪》。大家欢迎不欢迎啊?”人们异口同声地喊:“欢迎!”周总理摇了摇头说:“看来不唱是不行了嘛。”于是,总理走到话筒前边,抱着双臂,左手还在轻轻地打着节拍,非常认真地唱了起来,他一边唱着,一边又把演员朱琳、王志鸿、李曼宜拉到前边去一起唱。唱完以后,周总理的兴致不减,向着王震大喊着:“王胡子,快过来嘛!”同时,又招手把曹禺和欧阳山尊都叫了过去,并且宣布:“现在我们再唱一支歌《南泥湾》!”
  歌声停止以后,陈毅抢先一步走下舞池,用四川话高喊着:“下一个节目是扭秧歌!”接着,锣鼓响起,周总理和陈毅各带领一队人马扭起东北大秧歌来,而且,还扭出了“二龙戏珠”、“盘八字”、“龙摆尾”等等花样。
1961年小米稀饭有深意
  建国后总理能和家人一起过年的机会不多。周恩来的侄子周保章1961年曾在西花厅和总理过过一次除夕,真实记录了总理吃年夜饭的情况。
  那天,总理把在京的亲属、工作人员及其家属都请到了西花厅,连大人带孩子,熙熙攘攘地把西花厅挤得满满的,足足摆了三大桌。人都坐好了,只见工作人员端上了热气腾腾的大包子和黄澄澄的小米稀饭。
  除夕宴就这样开始了。一阵掌声过后,总理笑容满面地向大家问好,感谢大家一年的辛勤劳动。宴会主持人邓颖超意味深长地说:“为什么今天请大家吃小米稀饭和包子呢?是因为中国革命是小米加步枪打出来的;为什么吃包子呢?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领导我们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人民生活有了改善,所以今天能够吃到肉包子,我们不能忘记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的恩情。”邓颖超的话刚一说完,大厅里立即响起了掌声。
  按淮安老家习俗,正月初一晚辈是要给长辈拜年的,可是周恩来和邓颖超在除夕之夜也在忙碌,特别是周恩来,每天忙到天快亮才上床休息,过午时才起床。邓颖超告诉周保章,这是他们长期地下斗争和多年革命历程中养成的习惯,现在已经没法改了。这样,周保章也就没法给总理拜年了。
  大年初一中午吃饭时,工作人员端上桌的是一碟窝窝头,共四个,三个在下,一个在上,都是玉米面做的。仔细一瞧,做法也和普通老百姓家一样:圆圆得好似一座小山头,底部有一个圆圆的孔洞,只是个头比民间的要小一点。周保章感到奇怪:“大新年的,不包饺子却吃窝窝头?”而在桌上吃饭的总共才三个人:总理、邓颖超和周保章。周保章没有多想,伸手就去拿窝窝头。邓颖超却立即用筷子将他的手拨开,说:“慢,这是我和你伯伯吃的,你是客人,请吃客饭。”她随即用手一指,“去盛大米饭吃吧。”周保章还想说,自己是晚辈,该吃粗粮,总理好像早就看透了他的心思,向他投来慈爱而又不容争辩的目光。周保章只好照他们的意思办了,可是那顿饭他却怎么也没吃好,每一口米饭都难以下咽。
  (摘自《国家人文历史》)
延伸阅读
谢觉哉日记里的
  延安春节
  谢觉哉在长征结束后,曾被派往甘肃兰州工作过一段时间。他回到延安,又能记下的春节情形,已经是1939年了。这时他刚返回延安不久,被安排担任中央党校副校长。当时的工作,还主要围绕教学展开,日记记述有限。可恰好春节这几天,略有记载。
  当年2月18日,是旧历除夕(大年三十)。据日记记载,天气“晴”。当天上午,“开校务会议,十时敌机三架来袭,无损失。”这些内容很珍贵,可知当时还有敌机来袭。通过准确时间、架次,可以复原生存状态面貌;虽已经除夕,但当时还在工作。到了晚上,“夜开欢迎副校长晚会,我作了简短演说。”
  第二天,也就是旧历元旦(春节)。从日记看,没有休假。“下午至组织部,昨天会议所提,陈云同志均同意。”陈云当时是中央组织部负责人。
  春节第二天(2月20日),“因旧历新年之故,补放假一天。”笔者查万年历,获知除夕是周六,初一为周日。初二(周一)补放假还是考虑到人们的传统习俗的。春节仅仅放一天假,这是中央到延安未久的情形,后来放假时间就比较长了。
  1943年2月4日,是旧历除夕,“从今日起放假一周。”看来在延安已经站住脚跟,人们的正常生活需求显现了出来,跟1939年放一天假大大不同了。
  大年初二,延安相互贺年者很多。谢觉哉是长者,故来他这里的人“仍多”。无党派人士、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李鼎铭也来给谢觉哉贺年。李鼎铭出身底层,对民间生活有很深的了解。他告诉谢觉哉:“宜防年馑。”(年馑即荒年)他举例说,陕北在光绪三年,大饥荒,“饿死人过半。”又接连举出多个年份饥荒情形。他对当时的考虑是:“现应注意的是四面封锁,遇饥荒不可能从外边得到粮。”李鼎铭认为,在这块地区,救灾之道“宜多种洋芋”。(洋芋产量高,又可充做主食。)这位非党的政府领导,更关注民生方面的问题。
  2月19日,是民间所谓“大年”的元宵节。这一天延安也很热闹:“夜去新市场,灯火辉煌,游人拥挤,秧歌队数队,银行楼上灯谜猜者颇多。九时余步月归。”谢觉哉也是文人,还有颇多文人积习。看到银行楼上的灯谜,就取了比较好的记在日记里。猜灯谜是春节时一个使人愉悦的好项目,我们不妨借着日记来看看当年的灯谜:
  谜面:怎当得她临去秋波那一转。(打一书名)
  谜底:《离骚》。(按:虽然用语及作品颇古,可思路却很“洋派”。)
  谜面:定然是神针法灸,难道是燕侣莺俦?(打古人名)
  谜底:扁鹊。
  谜面:子路率尔而对曰,是也;颜渊曰,非也;夫子喟然而叹曰,若是也直在其中矣。(打一字)
  谜底:乜。
  谜面:形式主义党八股(打三国人名)
  谜底:颜良文丑。
  这些灯谜,大多显然是新制。因为其中有当时流行的词句和新的内容。灯谜的巧思及知识涉及面,可见当时延安那批人的文化程度。(摘自《人民政协报》)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