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真【三八】节特刊 2018.03.06 星期二

这届妇女,太爷们



  

  前些天半夜一点半,我被一阵刺鼻的油烟味熏醒了,不知道谁家半夜炒菜。扭头一看旁边呼呼大睡的老公,稳重得像个200斤的婴儿,他鼻子大概是塑料的,这么重的油烟味居然影响不了他睡觉。
  要是年轻10岁,我非把他一脚踹醒。但是现在我可不这么干,已经和其他中年妇女有一样的境界:我和男人并没有太大区别。
  于是我自己爬起来打开油烟机,开窗,房间里瞬间横灌着来自四面八方对流的西北风。
  一个中年妇女,大半夜的,披头散发,衣不遮体,站在西北风的圆心,气贯山河,灵动飘逸,目光呆滞,神情凝重。
  干完一系列精神与肉体的苦力,我发现已手脚冰凉,四肢发颤。我把两台空气净化器扛到了房间正中央,再关好每一扇窗户,带着一肚子愤恨爬回到床上。
  这床真是一个世外桃源,床上那位200斤的婴儿在睡梦中露出了甜美的微笑。这时我想到了电影剧情,男主角对玛丽苏无微不至照顾,再看看此时此刻的我……
  行,老公,你才是玛丽苏,这种半夜起来苦干一个多小时的事就让我来吧。
  第二天,我和物业师傅切磋良久,发现必须拆吊顶开独立烟道才能根治。在这个讨论过程中我了解了拆吊顶、打洞、装止回阀等等纯爷们的活,觉得自己又进步了。
  毕竟像我这样既不会绣花也不会织毛衣的妇女,如果再不懂专业打孔和拆装吊顶,那我对社会也就没有什么价值了,会很颓废。
  我和几个朋友聊起这个事,其中一个单身男性第一反应是:你应该叫你老公去干这些事呀!而一个已婚女性朋友脱口而出:止回阀 一定要买不锈钢的,淘宝有,我把链接发给你……另一个已婚女性朋友更淡定:男人结了婚会变得越来越笨,越来越懒,慢慢变成啥都不会,或者啥都不想学会。
  这样细细一琢(,这届妇女真不行,社会分工不明确,该自己干的必须自己干,不该自己干的也必须自己干。
  世界上只有两种女人是不得不求助男人的,第一是想生孩子的,第二是想秀恩爱的。
  中年妇女偶尔也需要秀恩爱,好几年不秀,别人都不知道你老公是否还健在,又不好意思问,所以你得主动秀。
  大部分普通的老公,再碰上一个普通的中年妇女,滚传单的激情也没有,过过老年人的日子已经很太平了。
  中年妇女生活重心转向了孩子,工作上乱七八糟的事一大堆,自顾不暇,谁还有情绪酝酿葡萄美酒夜光杯,谁还有心思烛光夜曲小情调啊?
  1990年的小品《超生游击队》中,宋丹丹说“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黄宏说“拉倒吧,实在不行了,男女才一样”。近30年过去了,现在的情况超乎想象:“男的不行了,女的更强了”。魔女十三
  十三姐,魔都80后宅腐文艺斜杠女青年代表,集前卫派心理学者、沪上名媛指南先锋、城市画像探索者于一体的自媒体达人。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