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真【三八】节特刊 2018.03.06 星期二

生如赫本



  

女报记者 赵世彩 摄影 记者 梁大磊
  济南人防,有家叫“媚子”的店铺。
  店铺入门处,倒挂着各色干花儿,玫瑰、满天星、薰衣草,进门后,淡色调,左右是各色饰品。
  扎着马尾,浅蓝色衬衣的女子坐在店铺中央,埋头串着珠子,眼睛明亮,皮肤白皙。不介绍,没有人会想到,这个静静的“美女子”在关上店铺后是另一个形象:戴上头盔,穿上皮衣,骑上摩托,由张蓓蓓变为“蓓爷”。
“媚子”
  张蓓蓓,36岁,济南姑娘。
  2005年10月1日,人防开门纳客,张蓓蓓同时挂出了“媚子”的招牌,成为一家饰品店的老板。
  在此之前,张蓓蓓是供电局的上班族。“我2004年大学毕业,学电力的,毕业后进了供电局,上了一年多的班,那不是我。”
  开了口的张蓓蓓,说话干脆、直接、豪气,开始有“爷”的范儿。
  “那是我没法干的活儿。”这个“活儿”指的是供电局的工作,那种状态让张蓓蓓无法忍受:“一眼望到头的安稳日子受不了。”
  从供电局辞职后,张蓓蓓买了本原版串珠子的书,看进去了,也开始做起来。“媚子”张罗起来了。
  “媚子”二字是姥爷为张蓓蓓的店铺起的名字。二字有饰品的意思,还有家人的寄托——“做个温润的女子”。
  反差才有意思。
  事实中的张蓓蓓,“和男性朋友称兄道弟”,她这么描述自己:“特别爷们”,“说话别让我猜”,“不羁”,“很自由”。
  于是,有了朋友们送她的“蓓爷”这个称号。
  “你喜欢这个称号吗?”
  “挺适合我。”张蓓蓓说,在朋友圈里,她接话快,敢说,没偶像包袱,真实,也真“爷们”。
珠子与银饰
  张蓓蓓说自己“爷们”,但一摸上珠子,没人比她更有女人味。
  “梦”,是张蓓蓓的第一个作品。那是一个不规则形状的吊坠,有花,有欧珀,有可以移动的外星人。这个吊坠工艺复杂,张蓓蓓做了3天。“梦”就如年轻时的她,有点冲动,有点迷惑,但认准了就做,把无形的梦具象下来。
  去年,张蓓蓓到大理学习手工制作银子,与第一个作品“梦”不同,她有了新悟:“能够完整完成一件事,真的不容易。”
  张蓓蓓说,她35岁时再做一件银饰,就觉得“不能飘”很重要:80%的完成度时是最关键的那一刻,如果你在80%的节点上飘了,浮躁,静不下心来,那么这个作品很可能就此废了,如果你能稳准,再接再厉去实现后面的20%,不用想,肯定作品就是理想的。
  13年的“手作”,张蓓蓓在珠子上体味,再把她对生活的所思所想所获,附加到每一个饰品上。
  手工也给张蓓蓓带来朋友。“我几乎所有朋友都是我的客人,有的十多年了,他们是珠子带给我最宝贵的东西,我无权无钱,自由散漫,交到真心相待的朋友,他们看中的,也许就是我这个人。”
赫本摩托车
  “老王”是张蓓蓓的一个朋友,骑上摩托车,是“老王”让张蓓蓓上的“道儿”。
  “老王”和张蓓蓓骑的摩托车都是Vespa,一款不那么狂野,有点文艺,有点闷骚,有点帅的车型。《罗马假日》中奥黛丽·赫本骑的就是VESPA 125等珍贵车型,骑手如车,有情结,有格调。
  “老王说,你去考本吧,我就去考本了。”
  张蓓蓓把当时的经历发到了朋友圈,朋友圈都“爆了”:“我到地儿去一看,一辆农用三轮摆在学员中间,没有一个女的,嗨。”
  买了摩托车后,张蓓蓓跟老公打了个招呼:“买了个摩托车哈。”老公:“噢,你注意安全。”
  性格爷们,张蓓蓓跟老公的相处模式也像“哥们”,两人相互尊重,不干涉彼此。“我就觉得我挺幸运,老公挺好,公婆家人也挺好,我这么个不羁散漫的人,现在有店,有闺女,有家庭,知足!”
  空气中,济南已经有了春的味道,夜幕来了,张蓓蓓换上了皮衣夹克,戴上头盔,骑着Vespa,继续她的率性人生。
真我
我认为的真女人,有两个关键词:独立、自我。独立指的是思想独立、经济独立、情感独立。我现在就比较满意现在的状态,我自己说了算,能决定我的决定,没有人过多干涉,没有人替你做决定,在能力范围内,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去哪儿玩就去哪儿。
  自我,则是追逐自己想要的生活,在能力范围内最大满足自己。想出去会朋友就立马就走,想干什么就立马去做,直面自己的需求。——张蓓蓓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