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真【三八】节特刊 2018.03.06 星期二

牵线儿



  

女报记者 游舒乔明月公益相亲义工代表
  2018年春节,张夕(化名)陷入极度焦虑。过了这个春节,女儿夏妮(化名)就36岁了,可还是单身。张夕想尽各种办法,然而一个不得不接受的现实是,可以与女儿适龄结婚的男士越来越少。
  “找个对象怎么就这么难?”打电话的时候,正是大年初四。原本阖家团圆快快乐乐的日子,他们一家对外人谎称旅游过年。“有人敲门也不敢开阿”,说到伤心处,快60岁的张夕控制不住,对着电话那头的“明月”哭了起来。
  每每听到这样的话,62岁退休老师、明月公益相亲发起人“明月”很替这些父母着急。“明月”说,“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位家长,就跟义工们尽可能多得组织几场相亲会吧”。一切为孩子着想
  谁也不会想到,一名普通退休老师怎么会跟相亲会沾上边,但“明月”确实跟义工们干了件压根与自己的生活不搭边的事。
  2017年5月8日“明月”与义工们在组织了一场相亲会后,正式将这个自发形成的团体定名为“明月公益相亲平台”,随后建群、招募群管、义工,建立“明月有缘”微信公众号,陆续组织了多场相亲会。
  “相亲,家长比孩子着急”,没几个月,关注这个群体的人数居然达到了七千多。“一开始就是群热心的老太太在忙活”,“明月”常拿这句话自嘲最初建立团队时的情形。“没想到孩子和家长太需要了,春节初四的相亲活动,还有外地人开车到济南来参加 。
  “公益、免费、不与中介合作,大家一致认可的宗旨永远不会变”,最早成为义工的“章夫”(化名)说,“坚持这三点,孩子和家长愿意信任我们”。很多年轻人难以找到理想的意中人。“我们自发组织纯粹免费公益的相亲群和相亲活动,一切都是为孩子。”
再辛苦也不觉得累
  为让更多的家长和孩子参与进来,公益相亲队伍就得尽可能的正轨一些,“明月”与大家一起设定了严格管理制度。公益相亲群在建立初期,按照功能分别设立了家长群、青春园群、京沪群、外省海外专区群、高端群、缘再来群等等,每个群都有特定明确的入群要求,只有满足条件的才可以入群。目前这个公益队伍除65名忙活相亲会的义工外,还有29名群管,分别管理不同的群。
  最早的时候,队伍只有十几个人,不经意中公益相亲队伍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一位在医院工作的家长不仅热心做义工还写歌谱曲,创作了‘义工之歌’”。
  “我们就是奔着给孩子找对象来着,没想到进入到队伍后,就帮着其他人找对象了,还把自己的亲戚朋友邻居同学介绍进来。”既是义工又是群管的“心晴”(化名)笑着说,“最初一星期开7天会,晚上12点前没有睡过觉。现在也是每天发群规,一天拉几十人进群,随时关注群里的消息。家长不会微信,我们就手把手的教他们。辛苦,可就是高兴”。说着,“心晴”将微信里的每日信息发布值班表、群管工作等具体的规章制度一一展示出来。
  第一次参加活动后就申请做义工的李老师说,“大家都奔着一个方向去。给孩子们精心制作《征婚信息》,现场组织、召集人员、管理相亲区等等,义工和群管用心做事情,整个队伍分工明确,管理尽职尽责。”
“踢”和“公告”
  自发组织的公益相亲队伍知名度越来越高,依然掩盖不了一些无法回避的问题。比如“如何验证报名参与者资料的真实性,”“一旦在相亲活动出现什么问题,组织者是不是要承担责任”……
  面对社会上的各种声音,公益相亲队伍的发起人和义工们回答的也是无可奈何。
  “确实有隐瞒年龄、假学历等等问题,我们没有权力审验,只能是以报名者提供的信息为准”;
  “制定严密的活动规则和群规,一旦举报马上清除出群,并给大家发公告,让大家知道违规者的信息”。
  “与群员相互指责”、“给群员单独发调情语音”、“发不健康信息”……明月展示了从建立微信群以来在群里被踢的黑名单以及被踢原因。
等待不再可怕
  公益相亲队伍人数的增长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人们对“找对象”的重视。能看到孩子找到交往对象,是公益相亲队伍里家长们最迫切的希望。“孩子们领结婚证了,这样的好消息在群里一公布。”群里马上就会沸腾,并热闹好一阵子。“建群到现在牵手成功退群的百十多对,最少有十几对领结婚证,这是明确告诉我们的”。义工“蓝月亮”(化名)说。
  “来到这里,最大的收获就是我亲戚和我朋友的孩子都找到了正在交往的对象。义工“心晴”说,“我也结识了一群朋友。”旁边的义工“天路”(化名)抢着说,“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孩子愿意参加相亲活动了。孩子在北京上班,我这次来参加活动,对我说“妈妈,一定给我抢个大帅哥哦。”
  “等待不再可怕,自己的心态变了。”部队退休的李老师说:“过去天天催孩子,现在参加公益相亲队伍后,在这个过程中了解到社会发展到什么样的状况,其他孩子的成长背景,真正了解自己孩子的定位,一家人积极去面对。”
真我
我是孩子的母亲,孩子优秀、自尊心、上进心、独立性都很强,只是错过了相亲的最佳年龄,成了别人眼中的“剩女”,再加上交际圈子窄。婚姻成了难事,也成了我们家最头疼的一件事。
  通过身边的朋友才知道有一个公益相亲队伍,最开始是心存疑虑,家里人也提醒我不要上当。现在纯公益怎么可能呢?纯义务谁信呀?但是半年多的时间里,我通过参入微信平台、参加相亲角和大型相亲会等多次活动后,先后收到几十位相亲者的意向,目前虽然孩子没有找到意中人,但参与的人越来越多我们全家都看到了希望。
  确实遇到个别人,打着相亲的旗号给婚介拉人、发广告发虚假信息,虽被立即清除,但很难杜绝。期望能有更好的管理方法。
  大龄未婚青年增多已是社会问题,希望政府和社会各界积极关注这些问题,帮我们举办一些婚恋研讨会,相亲经验交流会、婚姻心理专家咨询会等,让这支公益之花永远芬芳。 ——那片云(化名)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