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儿 2018.03.06 星期二

偏偏女儿身



  

《欢乐颂》剧照
1
妮妮从没想到,就因为她是女孩子,这一生的路会走得这么难。
  事情要从妮妮15岁说起,那年,她读初三,学校要交一笔材料费,35元。她问爸爸要钱的时候,爸爸皱着眉头满脸不悦:怎么这么多?
  妮妮想解释初三了,复习材料多,爸爸却恶狠狠地说:要钱要钱,一天到晚就知道要钱,老子倒了八辈子霉,生出这么两个赔钱货。
  之所以是“两个”,是因为妮妮还有个妹妹,妹妹小她1岁,妹妹底下还有个弟弟。在爸爸心目中,弟弟才是不赔钱的那个,也是闯祸惹事都能让爸爸眉开眼笑的那个。
  第二天早上,妮妮背起书包犹豫要不要再问爸爸要一次钱,还没开口,爸爸却说:你今天不要上学了,反正你也考不上大学。
  妮妮瞬间懵了,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爸爸却不紧不慢地说:昨天晚上我给你二伯家的红红打过电话了,你明天去找她吧,她们厂子要人。
  妮妮一百个不愿意辍学,可是爸爸怎么肯让她这个“赔钱货”读高中呢?妮妮流着眼泪,收拾了仅有的几件衣服,第二天就坐上了去工厂的汽车。
  半年后,妮妮第一次回家,把省吃俭用的钱交给了爸爸,爸爸难得地对她露出了笑容,还摸了摸她的头:“行啊,赔钱货也开始挣钱了。”
  妮妮却只是黯然地说:爸,我会好好挣钱,尽量省着给家里用,让弟弟和妹妹多上几年学吧。妮妮并不担心一向受宠的弟弟,她只是担心妹妹会步自己后尘。
2
就是半年后,妮妮接到妹妹的电话,妹妹哭着说:姐,爸说家里没钱供我上学,让我这两天就去找你。
  一向逆来顺受的妮妮第一次试图去说服爸爸,可是她鼓起勇气,只和爸爸说了两句,爸爸就吼了回来:你懂个屁,你们姐俩晚上一年班,老子损失多少钱呢。
  妮妮不说话了,她知道在爸爸眼中,她们始终是赔钱货,她只能流着泪对妹妹说,对不起,我帮不到你。
  没多久,妹妹也来到了工厂。姐妹俩一个16岁,一个15岁,住一个宿舍,每天工作12个小时、一周休两天,换回仅仅1500元的工资。
  17岁那年,妮妮开始相亲,爸爸要的十万彩礼在那几年算天价,好几个人家本来觉得妮妮不错,因为彩礼过高吓得不敢来提亲。
  一年后妮妮定亲,男方比妮妮大3岁,愿意出高价彩礼,但男方有轻微口吃,妮妮不愿意,爸爸却说口吃不算什么大毛病,只要人好就成了。就这样,妮妮还是被父母逼迫着定了终身。
  订婚后,妮妮一分钱没要,只带了两百块钱就出门了,从此三年没回家。这是妮妮第一次任性,因为她真的不想嫁给那个口吃男。
  这三年,妮妮只和妹妹联系,可还是在某天下班时,被爸爸堵在了工厂门口。爸爸直接上手扇了她个耳刮子,破口大骂“你这个不孝女”。“彩礼早花光了,想退婚,就给我十万块,没有就乖乖回去结婚!”可是,妮妮哪有能力拿出这笔钱,当时她一个月的工资才1500,就算不吃不喝,三年也攒不下这么多钱。
  妮妮后来才知道,订婚的钱给弟弟盖房了,如果妮妮不回去结婚,爸爸就是绑也会把她绑回去。而这期间,妹妹也定婚了,爸爸同样要了很多彩礼,而且全部据为己有。
  妮妮还是回去把婚结了。
3
结婚后,妮妮才发现男方不止口吃,脑子还有点儿不够数。那时,她只有一个念头,离婚,一定要离婚。
  爸爸知道她的想法后,狠狠地把她数落了一顿:离了婚,你靠什么活?妮妮说,我有双手,可以自己养活自己。爸爸却“哼”一声:就你一个月才挣不到两千块钱,别去给我丢人现眼了,安心过日子吧。
  就这样,拖了半年多,妮妮还是没离成婚,为了不和丈夫朝夕相处,妮妮只好继续外出打工。
  没多久,妮妮弟弟也结婚了。女方是弟弟打工时认识的,怀孕了,妮妮父母急着抱孙子,鼓励他们先把婚事办了,却没有领结婚证,结果弟媳生下一个男孩儿没多久就跑掉了。
  看着嗷嗷待哺的小婴儿,一家人都很发愁。这时候妮妮主动说:我来出钱给侄子买奶粉,你们必须同意我离婚。就这样,妮妮离婚了,每个月会把收入的大部分寄回家,给小侄子买衣服买玩具,自己却省吃俭用。
  那两年,虽然累点苦点,父母对妮妮的态度却还不错。就在这期间,妮妮的妹妹也离婚了,因为男方有家暴倾向。
  离婚后,妹妹回来了。大年三十儿,爸爸把妹妹赶了出去,说离了婚的女人不吉利,会“方”到家里。大过年的,妹妹只好背着被褥,去了蘑菇棚。
  妮妮去给妹妹送饭,妹妹流着泪说:姐,我已经彻底绝望了,为什么你离婚了不方家里,我离婚了方家里?无非因为他们需要你的钱。我想好了,过几天就走,再也不回来了。
  后来妹妹就再没回过那个家,只是偶尔和妮妮联系。
4
万万没想到的是,两年后,侄子断奶了,爸爸说:都说南方打工挣钱多,要不你去南方吧,过年也不用想着回来,要是挣得多,想着给我点钱就成。
  妮妮一下子傻掉了,这是在逐她出门吗?也是,妮妮离过婚,就算再婚,也不会收到巨额彩礼了,对父母来说,她已经没什么价值了,留在家里,再“方”着弟弟怎么办?
  妮妮就这样离开了家,奇怪的是,她竟然一点儿也不愤怒,只是满满地伤心和绝望。妮妮也想过像妹妹那样发狠心,再也不和父母联络,可她始终做不到。
  幸运的是,妮妮遇到了现在的老公,生了个女儿,现在两岁多,无论是老公,还是公婆都没有半点重男轻女,这是她今生最大的欣慰了。
  她偶尔给家里打电话,爸妈没说两句话就是要钱。“虽然下意识里,我也想狠心不给,可就是做不到。我知道这是愚孝。”妮妮叹口气,“或许内心深处,我并不想和他们决裂,我只是想让他们和我说一声‘对不起’,想让他们对我说,这些年委屈你们姐妹了。”
  至于妮妮的妹妹,妮妮说:她至今单身,而且已经很久没和家里联系了。而爸爸妈妈,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反而说生闺女就是靠不住。而他们“靠得住”的儿子,这些年来,一直让他们帮着养孩子、还房贷,从没给过家里一分钱。
  妮妮说完自己的故事后,叹口气说:妹妹其实比我还命苦,她前半辈子已经毁了,我只希望她将来能遇到个好人,也能像我一样有个家。
  作者简介:李清浅,自由写作者,健身爱好者,坚信自律改变生活,写作改变人生。即使生活给了我一地鸡毛,我也要把它扎成漂亮的鸡毛掸子。微博@清浅李,个人公号:李清浅(ID:wliqingqian)。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