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速读 2018.09.14 星期五

“柳林首富”的黑色帝国



  

陈鸿志 (资料图片)
  2018年夏末,“柳林首富”陈鸿志再次成为焦点,这次是因为被抓捕。7月21日晚上,山西省公安厅联合长治市公安局同时出警,动用数百警力,包围凌志集团旗下的吕梁市柳林县煤炭大酒店。与此同时,在陈鸿志的老家柳林县孟门镇,警方也展开了抓捕行动。当晚,柳林县委、县人大连夜召开紧急会议,罢免了陈鸿志的县人大代表资格。
  一位知情者透露,“陈鸿志是在北京归案的。柳林行动开展时,山西省公安厅和长治警方联手在北京将其抓捕归案。”陈鸿志的拘留证显示,其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暴富 暴躁
  陈鸿志出身寒门,24岁的陈鸿志创建了“星火石料厂”。这个厂后来进一步扩建,改名为星火建材有限公司。开石料厂让陈鸿志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柳林县盛产优质主焦煤,造就了不少暴富的煤老板,联盛集团老板邢利斌、凌志集团老板陈鸿志是最典型的代表。当地人谈到柳林的煤焦资产布局时如此评论:柳林南边的半壁江山是邢利斌的地盘,北边则大多数属于陈鸿志的势力范围。
  一位与陈鸿志有过交往的企业家说,陈鸿志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是很懂经营管理。但是,这位煤老板修养差、性格暴躁也是出了名的。他对企业实行“军事化管理”,要求员工24小时随叫随到。在公司,他看谁不顺眼就破口大骂,身边的人概莫能免,包括给他打工的叔叔。前述企业家还说,陈鸿志还有家庭暴力倾向,“曾经把老婆打得住进北京301医院”。
  在公司里,陈鸿志将一块地方划为“双规基地”,员工如果违规违法,要先在这个“双规基地”接受处理。
  30多岁的时候,陈鸿志便从一个铁匠家的穷小子,成为柳林首富,实现了人生的逆袭。山西当地一位知情者用“上买下闹”来概括其财富积累的过程。这位知情者说,“上买”即行贿上层官员,打通官路,控制官员;“下闹”则是通过收买等手段让村民上访、破坏基层选举,并以暴力侵占手段获得煤矿等。
  柳林当地广泛流传的一个故事是,陈鸿志用金钱操控了柳林县委书记王宁(2009年至2011年任县委书记)。有一次,因为没有办好陈鸿志嘱咐的一件事情,王宁竟被陈鸿志当众扇了一个耳光。这位被企业老板扇耳光的县委书记在2014年也落马了。
  王宁升任县委书记是陈鸿志花钱运作的结果。2009年,王宁从交口县调到柳林当县长以后,陈鸿志打探到王宁也曾当过兵,就以战友的名义接近王宁,用金钱和美女贿赂。逐步取得王宁信任后,陈鸿志又资助2000万元,助推王宁被提拔为柳林县委书记。
  其后,通过与县委书记的特殊关系,陈鸿志将自己的同学、亲戚、朋友安排在了公安、煤管、土地、水利等政府主要职能部门,为他非法占地、越界开采、私挖乱采、涉黑犯罪提供保护。陈鸿志集团在强买强卖煤矿时,断路、决水、放火等暴力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镇村干部如果不配合陈鸿志,就会遭到恐吓。陈鸿志对雇佣的打手们“不薄”,很多人愿意为其卖命,甚至不惜遭受牢狱之灾。陈鸿志有个打手几年前出事后,陈鸿志给其妻儿一个月发5000元生活费,还给他在柳林县城购买了一套200平方米的房子。
牵连命案
  山西柳林县麻塔则煤矿横跨晋陕两省,一块煤田两省开采,原由薛武汉等五个股东经营。陈鸿志看中该矿后,多次提出购买该矿,均遭该矿股东拒绝。
  2007年10月,陈鸿志假借修路之名,将通往该矿的道路挖断,致使该矿场原煤无法外运,被迫停产。最终,薛武汉等人不得不将煤矿卖给陈鸿志。得到该矿后,陈鸿志提出连并该矿库存的数万吨原煤一起买下,但薛武汉等人不接受陈鸿志的报价,并决定将煤卖给柳林县金源公司老板王亮珠。2007年12月30日下午,薛武汉同王亮珠及其司机高三平等人一道去麻塔则煤矿验煤,高三平在返程中遭到陈鸿志团伙数十人围堵殴打。由于对方出手过重,高三平当场死亡,并被扔下30多米深的深沟。
  高三平命案后,陈鸿志曾有一段时间藏在太原市。其间,他曾请托邢利斌找到时任吕梁市委书记聂春玉疏通关系(聂春玉于2014年8月在山西省委常委、秘书长任上落马,后因受贿罪获刑十五年)。隐匿了大约两年后,陈鸿志最终平安无事。如今十年过去,陈鸿志从该案脱身,至今仍是个谜。
  讽刺的是,从相关报道看,陈鸿志做过很多公益活动。甚至在很多当地人看来,陈鸿志是“富贵不忘本”的正面典型。一位知情者说,在柳林,陈鸿志的商业摊子不一定是最大的,但是名气最大,因为他每年都争当纳税大户,抢着做公益事业,以此给当地官员带来政绩和GDP,他也能更好地接近官员。
  但这位知情者称,由于陈鸿志名声不好,近几年,一些新来吕梁或柳林的干部,有意识地跟他保持距离,免得惹火烧身。这位知情者举例说,几年前,吕梁市委一位主要领导在当地赴任后,坚决不见他,即便是一些正常活动,只要有陈鸿志参加,也尽量避免见面。“不想与他交往,又不敢动他,只能躲他。”
  曾为柳林首富的联盛集团老板邢利斌,2013年年底出现债务危机,加上其政商朋友圈的崩溃,最终整个商业王国崩塌。2014年3月,他在太原武宿机场被警方带走调查,时至今日案件仍无定论,其旗下庞大的联盛系资产也已旁落他人。
  陈鸿志案爆发后,柳林当地不少人担心类似联盛事件再次上演,导致煤炭产业搁浅,就业萎缩。多位受访者表示,陈鸿志落网后,他老家孟门镇的乡村开发工程据说很多都搁浅了,很多企业员工也不得不离职。事发前由凌志集团承办的采煤沉陷区移民搬迁项目,也已陷入停滞。
  (据《中国新闻周刊》 文/周群峰)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