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缘自 2019.03.12 星期二

爱的高度



  

口述:秦洁 吴婷婷 整理:周瑛《山楂树之恋》剧照
  爱情与身份无关,与地位无关,与颜值无关,更与身高无关。伟岸丈夫和娇小妻子可以幸福,高挑女孩和玲珑小伙也很甜蜜。秦洁(以下皆为化名)的父母,吴婷婷和丈夫大刘,都是在外人眼中因身高差距不太般配的一对,但是爱情和婚姻,只要自己幸福就好,何必在乎别人的眼光呢?
伟丈夫与娇小妻
  老爸身高1.83米,老妈身高只有1.55米,虽然从外形上看很不协调,但两人却是一对恩爱夫妻,已相濡以沫了40年。
  老妈那会是姥姥村里少有的正儿八经上过师范学校的公办老师,不仅俊俏,还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能干人,书教得好,还把下边五个弟弟妹妹照顾得妥妥帖帖。因此,当时花样年华的老妈,在十里八乡是非常抢手的,媒人几乎把姥姥家的门槛踩破。
  正是因为说媒的人多,老妈开始对未来的另一半挑挑拣拣。首先,人要好,心地善良;其次,对方也要和她一样,要么是国家干部,要么是正式工人。就这样,挑来拣去都没合适的,直到姨姥姥给老妈介绍了老爸。
  老爸当时在部队上是个连长,大小是个干部更何况,老妈对身高1.83米的老爸还是挺满意的:俊朗挺拔,天生的白皮肤,即使天天野外训练也只是变成了浅蜜色。
  而老妈虽然个子娇小,颜值却着实“能打”,尤其是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对着老爸一眨,老爸的心脏立刻就不受控制地狂跳。
  第一次见面,彼此都颇为满意。当时,老妈是趁着到姨姥姥家走亲戚时相亲的,相亲结束了,自然也要回家了。十五里的路程,老妈是腿儿着去的,自然也要腿儿着回。这时,老爸从家里推出来一辆崭新的永久自行车,要送老妈回去。
  刚开始,老妈还有点不好意思,但是禁不住老爸沉默但坚定的态度,想了想,都是老同学,知根知底的,所以就大大方方地让我爸去送她。
  十五里路,我爸就一直是推着自行车走在她身边,跟她聊东聊西,但是没有丝毫要骑上自行车带我妈一程的意思。
  为什么不骑上自行车?三十多年后,得知真相的我,感叹老爸套路深:他觉得老妈长得漂亮,又是有干部身份的正式老师,所以就把家里刚买的自行车推了出来,显示自家雄厚的经济实力,实际上那车子刚买回去半天,他还没来得及学会骑呢。
  老妈回去之后没多久,老爸和老妈就正式定了亲,第二年秋天完婚。
  虽然老爸个子高,但是性格温和,而个子娇小的老妈却是个暴脾气。再加上老爸比老妈大两岁,结婚的时候老爸还没有转业,不能时常陪在妈妈身边,觉得对老妈有些亏欠,自然处处让着她。
  老妈虽然脾气不好,却为老爸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而且她心灵手巧,会裁剪衣服,自己缝制,而且还会手工织毛衣,在我和弟弟穿的衣服上绣上活灵活现的小动物……后来老爸转业到教育局,我们一家四口就从乡下搬到了教育局大院里,提起我妈,那些家属们没有一个不竖起大拇指夸赞的。
  媳妇漂亮,能干,还为自己生育了一儿一女,老爸这一生自觉圆满了,所以对待老妈也格外宽容,以至于后来老妈在我和弟弟上初中时一度沉迷于打麻将,使得我和弟弟的学习成绩迅速下滑,老爸气得一拳砸烂了大衣橱的穿衣镜,也没舍得动妈妈一手指头。老爸发飙,老妈受了刺激,虽说没有“金盆洗手”,但只在周末打个两三圈,更多时间用来监督我和弟弟好好学习,直到我们俩相继考入大学。
  就这样,老爸和老妈携手走过四十年风雨,马上就是两人结婚四十年纪念日了,一向勤俭的老爸让我帮他看看有没有好的红宝石吊坠,他说四十周年是红宝石婚,他要送给自家老太太一件有意义的礼物。没想到老爸还是这么讲究的人,支持。
高挑姑娘和矮小伙
  我身高1.75米,按照传统观点,找对象时另一半得比我高。
  丈夫大刘说,我大学毕业后一进单位,就被当时几个年龄相仿的小伙子“瞄上了”,他也跃跃欲试,但是身高就1.72米,目测比不穿高跟鞋的我还矮了不少。但他在几个男同事里是业务素质最高,长得也最精神的。
  几个小伙子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的经常请吃饭,有的一周给送束花,有的周末邀请去看电影,有的送名牌香水……只有大刘与众不同,他把自己参加工作以来每天记录的工作日志复印了一份送给我,里边详细记录了他的各种工作心得和失败的经验。这对于初入职场、完全菜鸟一只的我来说,无疑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当时把我感动得当即大手一挥说要请他吃饭。
  大刘说,当他向几个“情敌”宣布这个让他得意的消息时,其他几个人眼睛都瞪圆了:我不是一个喜欢玩暧昧的人,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他们几个送的礼物都被我原封不动地送了回去,让他们觉得追妻之路漫长不可期时,大刘居然不声不响地靠着工作日志打响了成功第一枪。
  大刘虽然个子不算高,但从他详细记录的工作日志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工作上的有心人。而且毕业后名牌大学的大刘业务能力也没得说,部门领导和单位一把手都很欣赏他。再加上精神的长相,大刘在一众新来的女同事中还是挺吃得开的。
  虽然说是我请客,但是津津有味地在饭桌上听大刘讲述他的职场奋斗经历后,还是大刘结的账。我颇为不好意思,大刘却说,请客吃饭怎么能让女同事掏钱呢。
  此后,有了他的工作日志,刚入职场的我在单位少走了很多弯路,且对新工作也越来越得心应手。如果遇到问题,我的第一反应也是去请教大刘,这让我们俩的关系悄悄地变得越来越亲近。当我意识到不对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了大刘温水煮的一只青蛙,想蹦也蹦不出来了,我已经习惯了他的帮助和指点了。
  嫁给一个比自己矮3公分的男人?我有点犹豫,没想到父母却异常开明,男人的事业成就与身高没有任何关系,何必那么在意身高?
  我也觉得父母说得有道理,何况大刘不仅聪明,而且为人谦和。就这样,工作之余,我答应了大刘的饭局邀请、电影邀请、公园赏花邀请……
  一年之后,我们水到渠成地成了家。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