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2019.08.13 星期二

火眼金警






  

女报记者 赵世彩
  14:00,一架由韩国仁川飞往济南的国际航班在济南遥墙国际机场降落。
  13:45,检查员葛阳与同事进入边检勤务现场,葛阳站在队伍的最末,她的眼睛盯着前面一位同事的脚后跟,几个人在行走中自成一队,这也是刻在身体里的习惯。
  14:20,韩国航班中的第一位旅客出现在入境口,沿着“Z”字形通道向葛阳走来。人证对照、护照真伪鉴别、录入信息……10余项查验流程在45秒内完成,而在这些步骤之前,这位韩国旅客的一些“查不出来”的信息早已被葛阳的眼睛审过一遍。
女嫌疑人
  葛阳,出生于1993年。4年军校专业学习后,入职济南出入境边防检查站。
  短发,淡妆,话不多,说话前会温柔一笑,“文静”是葛阳留给很多人的第一印象,在成为一名检查员之前,她被告知这里是“看不见硝烟”的战场。
  早5点到隔日凌晨2点,是济南口岸航班的分布时间,在这个时间里,“查人”是葛阳“看得见”的工作:接护照、查验照片、核对信息、盖章、递护照、放行……“维稳”是“看不见”的工作:济南出入境边防检查站驻守在济南遥墙国际机场,主要担负济南至俄罗斯、韩国、日本、新加坡、泰国、越南等20余条国际及国家地区航线的出入境边防检查任务,是山东省会唯一对外开放的国门窗口,也是第一道严密的“过滤网”,偷渡、非法务工、违法在逃者等夹杂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识破他们,并将之在口岸“拦截”下来,是检查员的另一项重要任务。
  在济南边检站执勤业务三科里,一线女检查员占了六成以上。“细致、亲和力强”是她们的优势,能格斗、会器械等专业素养是她们温柔之外的力量。
  文静的葛阳,在入职的第一年,就让别人看到了她的另一面。
  夜航,是非法出入境人员“蠢蠢欲动”的高峰期,他们伺机利用黑夜的遮蔽与人在夜晚时的疲 惫 钻 空子。“查到一个违法嫌疑人!”晚9:00左右,葛阳接到了任务:是名女嫌疑人,因诈骗由外省逃到济南,想从济南遥墙国际机场潜逃出境,在出入境边防检查中,被检查员识破拦了下来,葛阳的任务是负责监管,等待将女嫌疑人移交给相关部门。
  “嫌疑人是女性,很多问题男检查员监管时不方便,因此需要女检查员上阵,我那时候是新人,但有军校里学习的底子,就把任务派给了我。”
  “责任大”,是接到任务后,葛阳的第一反应。在此之前,她已经在白天上了一天的
班,本来,准备要早休息,接着上第二天早上5点的班。监管的任务打乱了原定的节奏。“本来一天查了那么多人,脑子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很累了,不过,接到任务的那一刻,脑子里的累先搁置了,就想着怎么把这个女嫌疑人看好,别出现问题,顺利移交给相关部门。”
  女嫌疑人30多岁。在监管期间,可能会出现一系列突发问题,比如女嫌疑人的反抗与安全等;交接部门何时来,时间不确定;是把女嫌疑人送到相关部门还是他们来接,也不确定……
  在监管的几个小时里,这些问题都出现在葛阳的脑中,她也在不停想着对策。最后,她顺利完成任务,把女嫌疑人成功移交给了相关部门。
  这个紧张的夜晚,也成为葛阳体会“看不见硝烟”战场的开始。
双胞胎
  另一场没有硝烟的博弈,是在出入境口与验证台的几百米间。拥有“火眼金睛”,把非法出入境人员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眼识破,是济南出入境边防检查站女检查员们的一种技能。
  在济南口岸,来往韩国的旅客最多,这其中,有一些是“整形”族群,在护照的人像比对上,对从业13年的业务科教导员王晓璐来说,用眼睛甄别整形前后,“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人的脸形和五官有些地方可以改变,有些地方却改变不了,这是我们查验的要点。”
  在济南出入境边防检查站,走上“验证台”前,每个人要经过3个月的封闭学习,进行500多个课时的法律法规、证件鉴别、前台查验技能等专项强化培训,还要通过7个专项考核和12次例行考核,在45秒内完成包括人证对照、伪假证件鉴别、身份核查、信息录入等十多个步骤的查验流程。
  除了一些可习得的应用于甄别人脸的方法,有很多的敏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就是他们从四五米外走过来,是不是非法入境人员,我们一眼就能看出来。”
  眼睛可以鉴别整形,也可以“卸掉”妆容。“在我们这工作几年,有脸盲症的也可以练就火眼金睛。”在济南出入境边防检查站,一线检查员每天的“查人”数量达两三千,识人的功夫藏在日积月累中。
  两周前,王晓璐遇到了一位匆匆而来的女士,拿着护照,这位女士要出国出差,打开护照的那一刻,“不是你的吧?”
  看到护照上的照片,这位女士愣了几秒,再看了护照信息,“哎,拿错了,拿成妹妹的了,真是的,我自己怎么都没看出来?”这位女士告诉王晓璐,她有一个双胞胎妹妹,两个人长得非常像,这次出门时,她看了一眼护照上的照片,觉得是自己的,拿着就出门了,没想到是妹妹的。
  “前段时间不是有个新闻,说一个哥哥没有驾照,就一直用双胞胎弟弟的,普通人可能看不出来,对我们检查员来说,一眼就能识别。”
  济南出入境边防检查站,被济南市委市政府授予“服务先锋边检站”称号,其民警被誉为“泉城国门卫士”。
  2019年1月1日起,全员由部队现役体制转改为人民警察编制,以全新形象为广大出入境旅客提供优质高效的通关服务。
  济南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执勤业务三科的女警们,在2019年被授予全国“巾帼文明岗”荣誉称号。

非法者
  眼睛可以识形,更多的识人隐藏在细节里。
  在出入境客流中,小德(化名)夹在人群中,准备入境。她特意选在人潮的中间,熙熙攘攘中,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她。在过“验证台”时,小德被叫住了,“外面有没有人来接你?”王晓璐与同事没有用英语问她,用的是中文,小德用手势表示“她听不懂中文”。几个问题下来,小德被锁定是非法出入境人员。
  后来,经过进一步核实,也证实了,小德是通过变换身份长期在国内居住的违法者。
  “小德其实很狡猾,装作听不懂中文。”王晓璐说,但从穿着打扮以及一些眼神和动作中,她已经发现了小德的不对劲,再加上问了几个问题,整个质疑就被证实了。
  “一般,来华旅游、商务、探亲的外国人我们一眼就能分类甄别,他们的出入境目的都会在行为举止的细节中体现出来。如果是违法嫌疑人,他们心里的‘不对劲儿’会造成他们行为和眼神的‘不对劲儿’,普通人可能看不出来,却逃不过我们的眼睛。”
  一位偷渡者,也是在走到验证台前时被发现了。识破他的缘由,是他走路的势。“我们只是看了一眼,但这一眼包含了很多内容。”对检查员来说,这种“看”还要不露痕迹,因为非法出入境者只是少数,多数人都是正常通行者,“我们不能让旅客觉得是在刻意看他们,审他们,其实,我们的看他们都觉察不出来,这也是我们训练的一部分。”
  从业十年的检查员毛婷,感受更多的是来自更多普通旅客的温情。
  近年来,济南口岸出入境人次迅速增长。出入境人次每突破一定人数,就会有检查员献鲜花的仪式。毛婷,曾多次担任“鲜花使者”。“巧了,都是在我的勤上。”2014年,是济南出入境口岸旅客30万的节点,第30万人是一位从韩国回来的中国籍旅客,毛婷为她献上了一束鲜花,旅客也回应了毛婷一个拥抱。
  第50万名旅客,是一个去东南亚的中国旅行团,同样,毛婷给他们送上了一束鲜花。“这是一种我们站固有的仪式,作为国门的名片,我们是旅行或者旅居在外的国人们见到的第一张面孔,我们女检查员给他们的一束鲜花和一个微笑也会是欢迎他们回家的一种特有的温情。”
  很多出国旅行者在踏入验证台时也会对毛婷他们感慨:“还是国内好,没有小费,还有鲜花和拥抱。”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