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2019.10.08 星期二

孔雀男和小熊女




  

女报记者 赵世彩
  2018年,王冠群30岁。一张照片里,背后是一墙的球鞋,身畔是一只“汪星人”,照片发到朋友圈后,配文:想要的生活之一。
  2019年初秋,中环广场的16层,一步步完善的空间里,一张圆桌前,和朋友聊开心了的王冠群张开双臂,环绕一圈:“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85后的一代,人生的关键词里没了“稳定”,“不要”和“想要”有了弹性空间。“改变意味着什么?”这个问题自五年前萌发后,今年有了答案。
孔雀男
  “桐林”进门处的白色圆桌前,朋友们抛过来的“爱拍照”“爱上台”“爱表现”的评价,王冠群搞怪地竖起三根手指:“OK”,照单全收。
  “大家给他起的外号是‘孔雀男’,就是人一多就‘开屏’,一上台也‘开屏’。”媳妇魏亚琼在一旁打趣,王冠群配合地眨眨眼。
  王冠群给自己起的外号则是“汉桑”,是英语“帅气”的汉语音译。
  “人多的时候,我站到台上,讲课或是主持,快乐的多巴胺开始分泌,成就感和愉悦感都来了。”
  大学还未毕业时,王冠群就开始上台了,机会是偶然的。跟很多人一样,王冠群在大学时做了一份兼职,增加实践经验,也在这个过程中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
  英语不是所学专业,但王冠群喜欢英语,英语学得也非常好,他的兼职工作便是当时最火教育机构的英语老师。即使不是英语专业,一站上讲台的王冠群“会表现”的潜能好迸发出来,“喜欢什么”有了答案。
  王冠群的专业是法语。有一年去法国,王冠群试着用法语跟当地人沟通,聊了几句,对方得知他是英语老师后,要求与他用英语聊天,一张嘴,对方乐了:“还是用英语吧,你这英语口语比法语口语好多了。”
  大学毕业后,表现出色的王冠群顺理成章地留在了那家教育机构,教高考生、教大学生……教师之路一走就是十年。
  对30岁的人生而言,职业是赋予思考的重要一部分。在2019年的圆桌前,十年提起来是一个数字,对经历者而言,里面是一堂堂课堂中自我的输出,与一位位学生带回来的反馈。
  “他面上给人的感觉是轻松与活泼,当时在那个教育机构,他已经是小有名气的老师了,教高考、教雅思,对不是英语专业的他来说,背后的不易都藏在笑里。”圆桌前,一位朋友说。
  再回忆那十年,王冠群提起了一位高中男生。“下课后,他来找我,说我曾对他竖起大拇指说过一个‘good’,他说:‘从来没有人那么鼓励过我。’”
  给一屋子学生上课,王冠群其实并不记得那个“good”,他把双手拇指并排,“‘good’是我的口头语,很好很棒这都是我的口头语,对我的学生我从不吝啬这些肯定,英语学习中更需要这样的肯定,那个学生的话让我很心酸。”小熊女
  坐在一旁的魏亚琼拉了拉王冠群的手,表示同感。跟王冠群不一样,她“不爱拍照”,爱幕后。
  除了“妻子”,今年,魏亚琼又多了一个身份:王冠群的合伙人。
  琼谐音“熊”,朋友们都喊她“熊”,魏亚琼欣然接受,有朋友说她“有熊的体质,温暖、厚重”,对这样的评语,她依旧是笑纳。
  见到魏亚琼的第一眼,王冠群心里有了“妻子”的样子。
  6年前,在同一家教育机构,一个教英语,一个教生物,本来是完全不相干的两条平行线。双子座的王冠群一上台就会“开屏”,水瓶座的魏亚琼则有典型理工科女生的性格:稳而静。
  直到一次,王冠群遇到了魏亚琼,身材高挑,黑黑的头发,手里还拿着和他一样的手机。“那个手机是当时新出的型号,我出差时刚买回来,没想到她也拿了一模一样的一部。”
  “呀,你也用这款手机?”
  “对呀,你也是?”
  这样的问答让两个人相识。不过,即使是王冠群脑中有了“妻子”的形象,随后,两人还是在两条平行线上。
  过了几个月的时间,一个阳光温暖的午后,王冠群从教室的玻璃门外看到了魏亚琼的身影。
  当时,魏亚琼背对着他。从玻璃门的后侧走到前侧的几米里,犹如电影的一个慢镜头,每向前一步,王冠群心里都在波动。“她背对着我,我端着个咖啡杯,当时就想,路过她的时候,她会不会回头看我,如果回头看我,我就追她……”
  王冠群潜意识里觉得,魏亚琼肯定会回头。果然,走到她身边时,魏亚琼回头了,还打了招呼。
  “当时觉得吧,我们彼此都有好感,缘分就是很奇怪的东西,两个相互喜欢的人会释放相同的磁场信号,一方传递了,另一方就接受了。”
  似乎,一切都是完美的注定。在80后爱讨论的星座中,王冠群的星座与魏亚琼的星座是最契合的搭配,两人的性格,又是互补的契合。
  当然,这是二十五六岁时,对爱情的诠释。5年的婚姻生活过去,有了家,有了娃,再提及两人的缘分时,王冠群与魏亚琼说,这是一种可遇不可求。“许多人都在等那个最合适的人,我们俩只是幸运,很早遇到彼此,星座契合与性格互补都是一种对美好的注解。其实,更重要的是彼此都珍惜对方,且愿意为对方变得更好。”教育CP
  抬头看了眼钟表,魏亚琼起身:“到点了,去接孩子。”
  稳定的家,笃定的爱人是王冠群在今年再度去想“喜欢什么”时的支撑。
  享受舞台,兼职做过婚礼主持,嘴皮子利索,新人和家人被逗笑,这是王冠群可以胜任的,却不是他喜爱的。
  在教育机构做英语老师,小有名气,收入也可观,这是王冠群曾经喜欢的,却只是阶段性的。
  “在五六年前,创业梦就一直在脑中翻滚,就想自己做点什么。”
  结束十年教师工作后,王冠群跳槽到了一家早教机构做培训主管,从业期间,接触了幼教行业,也让他创业具体做什么有了最初的萌芽。
  “对英语口语而言,等孩子长大了再去改变太难了,在孩子口语萌芽阶段去干预是最好的时机。”那个在高中时才得到第一个“good”男生的影子又跳了出来,这是又一次“该做什么”的推动。
  到了2019年,王冠群自己的孩子已经3岁了,正好是学习英语口语的最佳时机,“做什么”最终拍板了:做一家青少年英语教育机构,目标群体是3岁到6岁的孩子。“最主要的是,我的孩子也能有学习的地方,其实,创业的梦想五六年前就有了,真正去做、去付诸实践,走出那一步是为了孩子。”
  由稳定到不稳定,从上班族到创业族,王冠群一直瞒着父母,“父母肯定会不同意,一百个不同意。”
  父母的意识中,“想要”没那么重要。对王冠群来说,“想要”很重要。当然,这意味着改变,意味着“敢不敢”,而85后的人生词典里,已经没了“一成不变”。
  在中环广场的16层选了地址,选了教室,王冠群拉了第一个合伙人:魏亚琼。
  在曾经一起工作的教育机构,魏亚琼稳定地当着老师。当王冠群提出让她辞职一起来创业时,魏亚琼没有犹豫:“一起做点事情,更重要的是,有了更多的时间来陪孩子。”
  今年6月份,王冠群与魏亚琼的“桐林”正式上线,夫妻两人也在“同林”中双宿双飞。
  晚上9:00多,王冠群拍了一张办公室门口打卡机的照片,附文:“只要是自己的事业,天天上班都开心。”
  不止是妻子,王冠群拉了更多的朋友“入伙”,都是85后的同龄人。这些人,有些是没想过“想要什么”却每天不快乐者。“你看看,拉过来后,才觉得他们复活了,话多了,笑多了。”
  有创业经验的朋友们说,王冠群和魏亚琼身上少了太多商业气息,多的是同理心。他们会在用完饮水机后把热水开关锁上,会在每个凳子有棱角的地方用东西包住,怎么对待自己的孩子,就怎么经营自己的教育机构。
  有朋友来了,“桐林”入口处的圆桌前,摆上杯子,王冠群就跟他们开怀大笑;朋友圈里,依旧记录着他的吃吃喝喝、走走停停;抖音里,他是“Frank”老师,教小朋友们正确发音“ABCD”……
  “桐林”该如何走,王冠群想一边前行一边给答案。明确的是,有妻子、孩子、朋友一起前行,当然,还有“想要什么”的梦与笑声。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